美中台战略三角在台湾留下的印记

2018-06-30 22:19

美中台战略三角是一个长达近七十年的结构,在台湾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甚至成了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而不自觉。了解这些印记是思考台湾未来时的必要功课。

永远维持现状的想像

第一个印记是台湾大多数人都认为,美中台战略三角与两岸和平是一个永恒而且理所当然的存在。 “维持现状”,甚至“永远维持现状”的想像,就是这个印记最鲜明的证据。民调问卷有关台湾未来的选择,维持现状永远排在第一位,这就是美中台战略三角留给台湾民众的期待与想像。

除此之外,从大部分台湾人对美国的想像中也可以看出这个印记。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曾撰文指出台湾对美国的五种想像:一是基于共同的民主价值与抗衡中共的战略需求,美国非常重视台湾的存在;二是台湾常以为碰到什么事,美国一定会帮忙;三是把来自美国任何人或任何单位的亲台表述,都不分轻重地想像成“美国”的爱台表现;四是美国为了对抗崛起的中国大陆,不仅力挺台湾,还在走“一条联合俄罗斯、欧盟、日本以围堵中国的路线”,或“日美韩印围堵中国的联合”;五是台海如果出现危机,美国一定会像1996年那样派出航母舰队驰援台湾。

这种一厢情愿的想像,即根源于台湾对美国的高度战略依赖,算是一种恋美情结。潜意识里,台湾对于被美国抛弃的恐惧远大于对中共威胁的恐惧,但表面上台湾人民不愿承认,也不愿面对这种恐惧,因此把美国想像成永远不离不弃的爱人。

有这些想像的人,看不到美中台战略三角已经走在崩溃的道路上;有这些想像的人,对台湾的价值有某种难以言喻的自恋,总认为自己美丽高贵,美国帅哥不可能会抛弃台湾。只要美国有一点点示好,就雀跃不已。陈水扁时期,搞去中国化,推动公投法,并办理公投,不断冲撞两岸底线,依仗的是什么?就是吃定了美国不会也不能抛弃台湾,这是一种战略勒索(亲人之间就是情感勒索)。美国被台湾勒索,当然会生气,但有这些想像的人认为美国就像亲人一样,再怎么生气,也不会不管台湾。

依赖的心理

美中台战略三角留在台湾的第二个印记,就是养成了台湾的依赖心理。长期以来,台湾靠美国维持台海和平,也养成了依赖美国的心理,却忘了依赖背后的代价:一是台湾的行动受到了美国的限制;二是台湾民众缺乏强烈的自我保卫的意愿。 201843日华府智库“全球台湾研究中心”举办关于台湾年轻人政治态度的座谈会,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在会上提到该会最近委托的一份民调,39以下的受调者被问到若中国大陆武力统一,是否愿意为台湾而战时,70.3%的年轻人回答“是”,只有26.5%回答“否”。这一份民调反映的是真实的现象吗?相信不少人会怀疑。

根据台湾国立政治大学2017年国家安全调查,对“如果大陆攻打过来的话,请问您觉得我们国军有没有足够能力保卫台湾?”问题,有75.5%的受访者回答没有。至于美国会不会出兵帮台湾,有43.4%的受访者回答一定不会或不会,有40.5%的受访者回答一定会或会。当被问到“如果台湾宣布独立会引起大陆攻打台湾,请问您赞不赞成台湾独立?”有59.1%的受访者回答非常不赞成或不赞成,但仍有26.3%的受访者回答非常赞成或赞成。

至于对两岸战争的反应,问卷是以开放性的方式来问受访者:“如果台湾与大陆发生战争,请问您会采取什么行动?”回答顺其自然的36.9%、逃跑或出国的16.0% 、躲起来的2.2%,三者将近半数,回答抵抗的4.1%、从军的4.9%、保卫国家的1.5%,三者也只有10.5%由这两份问卷的数据来看,哪一份更符合真实情况,应该不难判断。

长期以来,台湾年轻人视服兵役为畏途,军人在台湾的社会地位并不高,社会也没有给予军人适当的尊重,由此即可看出台湾民众缺乏自我保卫的强烈意愿。兵役制度的演变更可看出这种荒谬之处。台湾原来是征兵制,但由于两岸和平太久,民众又视当兵为畏途,于是陈水扁执政时就要推动募兵制,马英九与蔡英文继之落实。两党都顺民意趋向而开了支票,谁都没有勇气把支票撕了。然而,募兵制根本召不到足够的人力,国防部一方面年年用谎言来搪塞政治人物,一方面又出奇耍怪来召募,已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美国官方当然也看出了矛盾,台湾想独立自主,又不想冒生命危险。 2017年钱复曾率团访问美国,与美方重要官员会晤,据媒体报导,美方重要官员在谈及台湾安全时,直率地向访问团表示,台湾的安全必须要靠自己并提出两点建议,第一是台湾的国防预算最好不要低于GDP的百分之三;第二,对方明确表示,台湾的募兵制是错误的,暗示台湾应该考虑恢复征兵制。

以色列的情形值得台湾思考。以色列和台湾都有美国的支持,但以色列的自主程度比台湾强很多,而且以色列是以自身的实力以及历次战役的胜利来维持自身的安全。以色列可以说是全民皆兵,不论男女,年满十八岁就得服役,因此只要到以色列,随处都可看到荷枪的青年男女。以色列,还需要用民调来证明他们年轻人防卫国家的决心吗!

民主化的扭曲

美中台战略三角留在台湾的第三个印记,就是台湾民主化的扭曲。韩国和朝鲜隔着三八线,以色列则是处在阿拉伯国家环绕之中,但他们的民主体制并没有因此而扭曲。台湾则不一样,从体制的角度看,台湾民主没有太大的问题,社会却因为民主而更加分裂,政党竞争沦为敌我矛盾式的政党恶斗。一个团结的台湾都未必能应付中国大陆,更何况一个分裂的台湾。常听人说,民主的台湾远胜于专制的中国大陆,民主的台湾却是走在自我弱化的道路上。

民进党2016年完全执政,这是第三次政党轮替,从西方民主学者的指标来看,台湾民主又进一步得到巩固,但实际上,民主的敌人更为厉害、民主的缺陷更形恶化、与民主的迷思更形严重。

民主的头号敌人是认同分裂,因为认同分裂往往凌驾于民主制度之上,使民主沦为斗争的工具。认同分裂是我族与他族的分别,这样的分裂也因两岸而更为复杂难解。台湾民主化的过程因为两岸关系,其主轴变成了统独的认同之争,而不是威权与民主之争。这种颜色之别已渗透到媒体、知识界,而这两个群体理应是社会中最平衡、最超越、最理性的社群,更应该扮演社会沟通的平台,但他们已被颜色渗透,反而让分裂更为恶化、深化。

民主的另一个敌人是把外部敌人内部化。以色列和韩国虽然都有外部敌人,但这两个国家都没有把外部敌人内部化。按理说,一个团体有了外部敌人,应该更容易团结才是,台湾却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台湾的反对势力在形成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形成论述,也找不到和国民党有意义的区隔,结果最廉价的区隔就是认同,把国民党打为外来政权。只要把国民党视为外来政权,也就没有必要发展政党论述了。

有了认同危机,又有了外部敌人,把外部敌人内部化就是水到渠成的发展。在台湾,只要和中国大陆扯上关系的,大概都是负面的字眼,例如“中国猪”、“支那”、“亲中卖台”、“买办”。一旦外部敌人内部化,民主文化就很难扎根,因为民主只适用自己人,不适用于敌人,换言之,民主之下有了双重标准。

除了台湾之外,最近这几年,其实不少老牌民主国家也都面临挑战。这些挑战中有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谁是人民?当我们说“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时候,这个“我们”所指究竟为何?有学者称这种挑战是民粹主义(populism对多元民主的挑战,因为民粹主义将社会分为我群与他群,而他群不配享有政治权利。

台湾二二八关怀总会理事长潘信行提到转型正义促进委员会主委人选时曾说,“毕竟她还是我们自己人的总统,不是一天到晚找中国的总统”。国民党与民进党之间的距离弄得比国民党与共产党还遥远,而国民党与民进党才是台湾的主要政党,这种荒谬就是将外部敌人内部化的结果。

民主的第三个敌人是诛心之论。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威廉·盖尔斯顿(William A. Galston)还指出,在这种民粹主义之下,所谓我群还认为自己具有道德正确性,这些人“用道德的语词攻击所谓人民的敌人,例如腐败、自利、和外国共谋阴谋背叛人民。”民粹主义既然认为具有道德正当性,而人民的敌人无异恶魔,与恶魔妥协就是向黑暗低头,而民主的协商与妥协精神就在此被埋葬了。这种道德言论在台湾可以说是司空听惯了。

为什么这三者是民主的敌人?因为民主内在的精神是理性、容忍、尊重、沟通与妥协,而这三者皆无这些精神的空间。西方老牌民主国家虽然也出现民主的敌人,但其演进时间长,本身体质良好,总会痊愈,但台湾的民主是从西方移植过来,基础本来就脆弱,如何能禁得起三个敌人同时进攻!

台湾民主因为有了这些敌人,反而让台湾(主要是民进党)无法做出正确的战略判断以及最有利的战略选择。

祸福相倚的战略三角

国民党2008年执政时,以“九二共识”为基础改善两岸关系,短短八年时间签署了21项协议,但面对民进党“亲中卖台”的指控无法提出具有战略性的论述,处处显得被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15年的习马会,老实说,这一次的会面已无关乎选举的输赢,但马英九心中仍在意自己这一次会面的短期民意反应,更怕卖台的指控,因此提到的都是一些战术层次的问题,例如陆生来台等等,而对两岸之间应如何建立一个长期性发展关系的战略论述,没有只字词组,更未与对岸探讨。结果这一次的习马会,马反而成了被中国大陆战略运用的工具而已,殊为可惜,但这样的格局就是台湾民主为领导人所设下的框架限制,即使马英九也没有突破的勇气。

民进党完全执政后,在两岸政策上,亦无战略性论述,“维持现状”应该是对美方的承诺,但在两岸关系上则显得捉襟见肘,处处被动。马英九的“和中、友日、亲美”,到了蔡英文则变成“去中、亲日、靠美”,既是靠美,于是承诺“维持现状”,因为美国不希望台湾成为麻烦制造者而把美国卷进去。民进党的自制,是因为对美方维持现状的承诺,也是因为民进党政府手上的工具十分有限,而不是因为对中国大陆的善意。

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到美中台战略三角保障了台湾的安全,却没有注意它也留下了台湾难以克服的印记。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让人担忧的是,美中台战略三角总有崩溃的一天,等那一天到来时,今天的印记将是明天的灾难。

(本文转自多维CN月刊035期,作者系台湾海基会前副董事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