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胜出的乌克兰,与郭台铭的三道考题

2019-05-02 21:35

73%的乌克兰人在第二轮选举中,投给了喜剧明星泽伦斯基,为政治素人在西式民主政治下的抬头,再添一桩新案例。关于这个结果,舆论纷纷,众皆曰政治素人受到选民青睐,已成为普选民主政治里的新常态,受访的乌克兰选民也表示,并非泽伦斯基众望所归,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新面孔。

对乌克兰的民代来说,泽伦斯基与特朗普相似,电视明星正在以一个崭新的政治形象,鼓励选民厌弃老政治与老政客。长期观察乌克兰政情的专家,则认为这个国家已经历长达25年的“泄愤式选举”,这次也不例外。与其说选民喜欢当选者,不如说选民对上一任领导人深感不满。

两颗烂苹果里选一颗比较不烂的,不是乌克兰独有的现象,而是大部分普选民主国家选民的共同经验。就如同泽伦斯基在他的“人民公仆”戏剧里说的,人民受够了在两个混蛋里选一个的无奈。

因此,真正值得注意的数字,不是第二轮投票中泽伦斯基取得的73%,而是第一轮投票里的30.24%。这位明星在面对其他38个参选人时,其真实支持度顶多只有3成。以整体投票率约62%来看,则只有约18%的乌克兰合格选民真正认同泽伦斯基。

换言之,泽伦斯基是否能摆脱烂苹果标签,取得多数选民的真正认同,挑战才正开始。而这个戏剧性的选举结果,毫无意外地,就是选民表达了对破败经济现状的深刻不满。

台湾,也是如此。

与泽伦斯基同为政治素人,郭台铭爆炸性参选,也为台湾政情投下了巨大的变数,两者相似之处,是同为高知名度公众人物,也不能完全归类为与政治毫无关联的素人。相异之处,则是乌克兰乃多党制,泽伦斯基掌握着“人民公仆党”这个小党,郭台铭则依附着国民党这个老年大党。他们的机遇,则都是来自选民对老政治,老面孔的厌恶情绪。

以政党背景来看,泽伦斯基的挑战是如何在多个政党中取得平衡与优势,郭台铭的挑战,则是国民党的包袱.......无论是意识形态的,或是地方派系的。

以政治路线来看,泽伦斯基的挑战,是亲西方一点,或是亲俄罗斯一点。郭台铭的挑战,则是如何扭转国民党“不敢不亲美”的政治意向。

从人民的角度来看,泽伦斯基与郭台铭必然都要以振兴经济为政策主轴。

台湾的经济现况,当然比乌克兰好很多,人均GDP的对比大约是10:1,但人民对经济的期望值与不满度,两造恐怕相差不远,因为在贫富差距上,台湾的基尼系数(指数32.6)比乌克兰(指数25)的表现还差。

虽然乌克兰内部的多种族文化与根深蒂固的寡头政治,比台湾要复杂许多,但是郭台铭所面对的质疑,却与泽伦斯基一样,就是政治素人要如何行走于处处是烂泥的政治沼泽。若素人无法取得政治主导的地位,其执政就是一场灾难。这也是为什么,众皆曰柯文哲若选上“总统”,台湾将陷入混乱局面的主要原因。

因此,郭台铭的第一道考题,是对“九合一”选举结果的正确解读。这场选举所反映的真正民意到底是什么?若是务实主义的抬头,应该提出什么样的政策主轴,以再次削减意识形态的干扰?

第二道考题,则是郭台铭所独有的,即如何展现接地气的柔软姿态,以抵销敌对者必然诉诸的仇富阶级斗争手段?

第三道考题,也是最困难的,即如何重新界定与美国的关系,以贴合在经济上,台湾必须与大陆紧密相连的事实。

第一道考题相对单纯,因为从经济议题切入,已是,或一向是国民党的当然选择,以郭商人背景的优势,并不难与所有党籍“立委”参选人达成共识。对于经济问题,郭也隐隐给出了答案,就是壮大中小企业,以解决中产阶级流失的问题。再者,就是以开放为原则,积极加入从两岸经贸协议所能带来的国际经贸连结。

第二道考题,是郭台铭必须靠自己克服的难关,走入人群,深刻体会民之所欲,用庶民的语言阐述宏观的愿景。关于此,郭也已跨出了正确的第一步,就是向“人气王”韩国瑜学习与基层人民交流的经验,并顺带化解内斗危机。

第三道考题,有赖于前两道考题得高分,才有实现的基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劣势,就是无法在经济上给予台湾安全感,反而在军事国防上给台海增加危机感。郭台铭近日频频在这个议题上将难题丢回美国,要就买美方的高科技,而不是旧武器,而这也是国民党始终不敢跨越的红线。

乌克兰的寡头政治,在台湾被称为权贵政治,韩国瑜批评权贵政治在立意上并没有错,但错在提出的时机,以及不符实情的被迫害妄想。郭台铭之所以第一时间呼应韩,说自己也厌恶权贵政治,就是在避免自己被打成权贵成员。然后再称韩国瑜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铁打的兄弟,以免落入“阶级敌人”的泥淖。这些表现,郭台铭都展示了自己背后拥有强大团队,以作为其在各方战线作战的靠山,也给了选民一个具备政治智慧的素人印象。

虽然素人当道,但郭台铭在展现素人特质时也要注意,不要表演过头,像泽伦斯基一样在辩论场合向群众下跪,绝不可取,不但不符合郭的形象,也低估了台湾选民理性的那一面。选举虽然是情感(或情绪)的动员,参选人很难没有一点表演成分,但要懂得分寸,若演歪了,就成了另一个不入流的柯文哲。

泽伦斯基的弱点,就是背后有大商人支持,决策很难没有利益上的牵扯。郭台铭自己就是大商人,无需做谁的傀儡,但也得避免在党内树敌。人民想看到的是绩效主义(performancism),唯才是问,并拿出实绩。真正考验智慧的,是既不妥协于和稀泥式的党内分配,又能让贤才放手做事,不必担心党内各山头的制肘。关于此,郭是否能做得比马好,还有待观察。不过,这是后话,如何拔高自己的声势,才是目前的重点。

郭台铭若能在上述三道考题上得高分,2020选举台湾就能跨过乌克兰那种“泄愤模式”,选民不是因为执政者太烂才投给“比较不烂”者,而是郭台铭显然好很多。

至于韩国瑜,其要面对的考题比郭台铭更多,若只食“韩流”老本而胜出,未来的路只会比郭台铭更艰难。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