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人物:强人马哈蒂尔

2019-06-02 22:01

“如果别国领先了,他们就会下禁令,就会派军舰,这根本不叫竞争,这是威胁。”在华为“四面楚歌”之际,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向媒体表态,高调支持任正非,并希望马来西亚能够尽可能使用华为技术,因为“华为在技术上比美国领先很多”。

这是中国网路最喜闻乐见的言论--特别是一个外国领导人,不远万里为一个中国企业“背书”,会被网民亲切地唤作“老朋友”。不过,大多数人可能忽略了一点:马哈蒂尔虽然足够“老”,但对华人来说,并不够友好。

唯一穷人出身的总理

不了解马哈蒂尔的人,一般都会被他93岁的高龄吓到。但他另一个标签更让人诧异--他是马来西亚6位领导人中,唯一出身贫穷家庭的总理。他的前辈或继任者若不是王室后代、巫统(执政61年的马来人族群政党)高层二代,便是地方贵族出身。他是唯一的草根总理。

马哈蒂尔出生于马来西亚吉打州的一个贫穷的家庭。像许多同龄人一样(例如其“邻居”和老熟人李光耀),马哈蒂尔被迫中断学业,以卖咖啡和零食为生。战后,他重新入学。1946年,他参加剑桥大学国外招生考试,被录取,却由于家庭原因而作罢。他最终于当时的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医学院获得医学学位,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医生。与此同时,他也在战后积极参加政治运动,是一名颇为激进的马来主义者,并在巫统成立之初就成为首批党员。

马哈蒂尔做事严谨勤恳,他在家乡行医期间博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很高的人气,这为他日后走向政坛积累了“第一桶金”。随着名气鹊起,马哈蒂尔在巫统内部的地位也不断上升,40岁的时候就已经跻身巫统最高理事会,正式进入了权力核心。

原本巫统成立的宗旨是为了维护在英国殖民政府治下土著居民的权益,但是马来西亚赢得独立之后,巫统在如何消除客观存在的马来民族人口普遍比其他少数民族贫困的问题上出现了分裂。青年时代的马哈蒂尔属于激进派,坚决主张政府必须全力扶持马来人取得政治和经济优势,作为少数民族的华人和印度族必须被严格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马哈蒂尔的部分血统来自印度南部,他并不是一个“纯正”的马来人。

1969年,马来西亚发生“513事件”。马哈蒂尔公开批评时任总理东姑,而自己也因此被巫统开除党籍。后由于他的成名作《马来人的困境》引发轰动,他受到第二任总理拉扎克(前总理纳吉布之父)赏识,得以重返巫统。重返执政党的马哈蒂尔度过了他的自己的政治青春期,从此表现卓异,步步为营,一路高升,最后,终于在1981年7月夺取大位,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开始了自己20余年的执政生涯。

在总揽马来西亚大权的20多年时间里,马哈蒂尔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作为一个政治人物,马哈蒂尔行事果断作风强硬。虽然马来西亚从政治和法律上深受到前宗主国英国影响,但是马哈蒂尔一直主张马来西亚的未来发展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模式,必须认真参考亚洲邻居尤其是中国和日本、韩国的经验,立足地处东南亚的实际情况探索自己的道路。

强人的不安全感

说起马哈蒂尔,不能不说起他与李光耀等东南亚政治强人在上世纪80、90年代提出的“亚洲价值观”及其争议。虽然各方诠释略有不同,但这一共同价值观主要内容是清晰的,可概括为以下主要方面:优先发展经济再谈民主;强调集体先于个人;以地缘、文化、种族将“价值”区分为“亚洲/东方”与“欧美/西方”等,而不承认“普世价值”。

马哈蒂尔与李光耀默契地认同“亚洲价值观”,其中有战后这一代东南亚领导人共同经历的因素。二人的回忆录都写到,生于上世纪20年代的马来半岛,自幼在英国白人的统治下,这一代人少年时代曾不假思索地认为白人是天然高等的种族,然而二战中日本人的胜利给他们以震撼性冲击,令他们意识到,白人并非不可以战胜--“黄种的”日本人也可以战胜“白种的”英国人。可以说,二战是这一代半岛人对殖民者“白人”和他们创造的制度与文化“袪魅”的过程。当他们成为国家的领导者,在采取现代化进程中,对西方经验的批判自然也更多。这是出现“亚洲价值观”的独特历史情境。

更深入一步看,无论是在处理国内族群问题,或面对西方价值观冲击,还是面对复杂的巴以问题等,走进马哈蒂尔思维深处,人们可以发现,他在坚持自我价值取向之外,还有更深一层反抗强者的情结。这种情结根植于他对马来族这一弱势群体、马来西亚这个东南亚小国的生存危机感。在谈到巴以问题时,他每每感同身受--“我非常担心马来人会像巴勒斯坦人一样,被边缘化、挤压,最终从自己的领土上被驱逐。”

这一深层的弱者危机感为马哈蒂尔版的“亚洲价值观”提供了动力。这种基于弱者危机感的反抗情结同时也埋下了他未来处理与大国关系时可能发生戏剧性变动的伏笔。因为,任何一个拥有巨大力量,并能将其力量投射到东南亚的强国,在他看来,都可能成为马来西亚的生存威胁,他会据这种他个人的威胁感知采取相应政策。因为,在他心目中,他是为了马来人的弱势和马来西亚的弱小才走上强人道路的。

这也不难理解,马哈蒂尔对中国的态度为什么会“时软时硬”。就在去年9月,92岁的马哈蒂尔曾在访华期间表露心声:“马来西亚不愿见到新的殖民主义,穷国因无法与富国抗衡而被殖民化。 “

他特别提醒李克强,”自由贸易也必须是平等的贸易“。

“老朋友”的新麻烦

“强人政治”并不是马来西亚独有的现象,事实上,政治强人的回归是一场变革。东亚地区当前其他政治强人还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理莫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泰国的军政府、柬埔寨总理洪森等。

马哈蒂尔回到了东亚地区的政治强人之林,但如今的马来西亚并不在强国之列。

或许马哈蒂尔已意识到,在他担任总理22年之后,也是他提出“马来人的困境”近40年后,当年的保护政策并没有使马来人获得内生的竞争力;相反,马来人认为自己是“大地之子”政府给予自己经济保护政策是对马来人这一“高等”种族的地位的承认。一个摆在马哈蒂尔眼前的新困境是:马来西亚到底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还是马来人和华人的马来西亚?对马来族裔的忠诚与认同令他必须采取理智行动,但如果直言相告,则必将冒失去马来人政治支持的风险。

这很可能反过来又会制约他调整传统的马来种族政策,从而在处理对于马来西亚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的华裔族群问题时,他还会重演过去的摇摆中而有倾向的自我抵消政策。华裔虽居于少数族裔的地位,但他们在马来西亚经济、政治及社会方面都有不可忽略的力量,这无疑会给为新执政之路留下诸多隐患。而且在与地区主要经济大国的合作方面也会带来相当不利局面。

不过,从现状看,马哈蒂尔对华人--特别是中国人有着前所未有的好感。他在马来西亚一场名为“亚洲之虎崛起大会”的活动里鼓励自己的国民向中国人学习。

“亚洲之虎”四个字,无论是对于马来西亚还是对于马哈蒂尔,都具有别样的含义。1981年至2003年,马哈蒂尔担任马来西亚总理,这22年间,马来西亚发展迅速,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他本人也被尊称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在去年再次出任总理后,他也向民众保证,马来西亚可以再次成为“亚洲之虎”--但前提是:参照中国经验。

“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没人敢瞧不起的强国,就是因为他们勤奋努力,实现自己设下的梦想和目标。”

不过,新加坡《联合早报》注意到,马哈蒂尔当天在演讲中表扬的并不仅有中国,还有日本。报道称,马哈蒂尔认为日本人害怕失败的羞耻心,也值得马来西亚民众学习--这个观点好像并没有在中文互联网上得到广泛传播。

“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中马关系走向“暧昧”的当下,马哈蒂尔能为华为“背书”,也并非逢场作戏。就在4月底,马哈蒂尔访华期间,任正非专程从深圳飞往北京向他介绍了华为的5G技术。而在更早些时候,在马来西亚通信部举办的“5G Showcase”上,马哈蒂尔就曾使用华为手机打通了马来西亚第一个5G视频电话。

马哈蒂尔对任正非的好感,出于他对中国持有“安全感”。他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时说:“中国和我们做了2000年的邻居,但他们从未试图征服我们。欧洲人1509年来到东南亚,两年就占领了马来西亚。”马哈蒂尔说。针对美国炒作华为的安全威胁,他表示,马来西亚目前没有发现华为的安全威胁,并再三强调“不能因为中国技术领先西方,就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

马哈蒂尔力挺华为的言论无疑给中国人打了一剂强心针,可是,也有人提醒民众,马哈蒂尔并不可信。“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马哈蒂尔此刻的“站队”到底能为他带来多少回报,历史必有交代。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