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赫哲处决说”及“金英哲劳役说”的七大疑惑

2019-06-04 00:24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近日韩国《朝鲜日报》称,朝鲜对负责河内首脑会谈实务协商的国务委员会对美特别代表金赫哲及外务省相关人士问责,将他们处决。报道称,金赫哲于2019年3月与4名外务省干部一起接受调查,随后在美林机场遭到枪决。他们被冠以“被美帝收买,背叛首脑”的间谍罪名。同时全权负责对美谈判的劳动党统一战线部长金英哲在卸任后被送往慈江道接受强制劳役,与金英哲共同负责实务谈判的统一战线部统一策略室长金圣惠被送往政治犯收容所。

但是这是不实报道的可能性非常高,有以下几个判断依据。

首先,据可靠消息显示,3月被处决的金赫哲在4月13日曾现身过。若该消息属实,预计金赫哲将在一段时间后重新出现在公开场合。

第二,在河内首脑会谈为止总管无核化协商的金英哲被判处强制劳役,而其手下的工作人员金赫哲及金圣惠一个被处决,一个被送进政治犯收容所,这个处决结果并不公平。并且若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对会谈破裂追究责任,将干部处以上述刑罚,那么今后任何干部都不会愿意参与对外协商。因此除非金正恩放弃朝美协商,否则做出这样极端性处罚的可能性很小。

第三,朝鲜指导部至今为止在处决重要干部时,场地总是选择姜健综合军官学校,从未使用过美林机场,因此在美林机场处决金赫哲的主张缺乏说服力。此外,朝鲜指导部会召集数十名及数百名与被处决的干部有关的部门人士,在他们面前处决干部,若真有此事发生,消息通常会在数周内通过人工情报渠道传递给韩国当局。因此,若金赫哲于3月被处决,韩国政府不可能到5月底仍不知道这一事实。

第四,若金正恩追究河内首脑会谈破裂的责任,在3月将金赫哲处决,那么金正恩没有理由让负有更大责任的金英哲继续担任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一职,并且金英哲还于4月11日最高人民会议中当选委员。金英哲参加了4月9日举行的朝鲜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扩大会议,并与金正恩的新任国务委员会委员一起拍摄纪念照。因此,就算金英哲卸任统一战线部部长一职、未陪同金正恩访俄,但仍很难说其已经完全下台,并被处以“强制劳役”。

最高人民会议十四届一中全会结束后,金英哲没有在正式场合中露过面,有比较可信的消息显示,金英哲为治疗恶性肿瘤,在朝鲜领导层使用的烽火诊疗所接受了治疗。而金英哲于6月2日陪同金正恩观看军属艺术小组演出,是为打破外界流传的“金英哲劳役说”谣言。此前,朝鲜从未在韩国媒体报道特定朝鲜人士被肃清或接受革命化措施的消息后,立即命其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情况。因此若金英哲处以革命化措施,单纯因韩国媒体报道而让其重新出现在公开场合的可能性很小。

第五,《朝鲜日报》该报道称,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在河内首脑会谈后一直“谨慎行事”,但4月9日的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扩大会议金与正也有出席。因此,对会谈决裂没有直接责任的金与正需要“谨慎”是没有根据的,金与正身体比较弱一直在休息的说法更有说服力。

第六,《朝鲜日报》该报道称,朝鲜《劳动新闻》在4月30日的评论文章中提到,“反党、反革命行为”及“革命的严峻审判”,并引用国家政策研究所相关人士做出的“金正恩正在大规模肃清河内会谈相关人士”的分析。但是河内会谈破裂的责任与“反革命行为”没有任何关系。

第七,若追究河内首脑会谈的责任,陪同金正恩出席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外相李勇浩、2019年1月在斯德哥尔摩与美国务院对朝朝政策特别代表比根(Stephen Biegun)进行对话的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也不能完全自由。相比于金英哲及其亲信,李勇浩和崔善姬可能掌握更多关于美国政府对朝立场的情报。但河内首脑会谈破裂后,李勇浩及崔善姬的地位进一步提高。

若金正恩是为追究河内首脑会谈破裂的责任、把准备会谈的主要核心相关人士处以劳役刑或处死的不合理、粗暴的领导人,那么李勇浩和崔善姬当然也要被追究责任。但在首脑会谈结束后,李勇浩及崔善姬的地位有所增强,这可能是由于金正恩认为比起金英哲为中心的统一战线部,依靠外务省更有利于对美协商。

2013年8月29日,《朝鲜日报》曾报道称,朝鲜歌手玄松月和银河水管弦乐团团长文庆镇等人因涉嫌违反金正恩“禁止观看性录像”的指示被捕,并于3天后被闪电处决。但是玄松月于2014年5月出现在朝鲜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中被确认健在,随后还不断晋升,最近更是陪同金正恩进行现场指导,地位不断提高。

2018年5月19日,韩国保守派大报《朝鲜日报》旗下的“TV朝鲜”频道在“News 7”节目中称,赴朝采访的外国记者每个人都被朝鲜官方以“签证费”为名收取高达1万美元的费用。但随后被韩国JTBC电视台、美国CNN等媒体赶赴朝鲜的记者证伪。韩国青瓦台总统府也于5月29日对《朝鲜日报》及其“TV朝鲜”频道的一系列报道予以“点名批评”,发言人金宜谦称其“不仅违背事实,而且有加剧紧张局势、损害国家利益的隐患”。

金正恩为巩固个人的绝对权力,依靠肃清和恐怖政治是不争的事实。但金正恩执政后韩国媒体报道被肃清或被处决的朝鲜人士中,大部分人只是暂时降级或被调到其他职位,仍然健在。

因此,不能因为特定的朝鲜人士有一段时间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就凭难以信任的“对朝消息灵通人士”的话急于断定他们已经被肃清或处决。依赖有关朝鲜的不实传言且不负责任、操之过急地进行推测性报道,最终只会让报道变成“回力镖”,不仅给进行报道的媒体机构和记者造成打击,更会对韩国媒体的可信度造成巨大损害。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合影再遭拒,孙杨遭遇到底冤不冤?

    在韩国光州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国家队首席泳手孙杨早前在400米自由泳夺金时,亚军的澳洲泳手霍顿拒绝同台领奖,抗议国际泳联在孙杨怀疑服用禁药的仲裁未有结果时,就允许他参赛。 7月...

    2019-07-24 02:36
  • 李鹏去世,三峡工程再成焦点

    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李鹏担任总理期间力推三峡工程建设。这项耗资逾千亿人民币、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据称具有防洪抗旱、发电及航运的作用,但启用后,工程的效益安全备受质疑。从三峡工程立...

    2019-07-23 22:44
  • 李鹏回忆录里的故事

    2014年7月,《李鹏回忆录(1928-1983)》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电力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该书是李鹏撰写的一部自传体书籍,时间跨度从1928年至1983年,共55年。“政事...

    2019-07-23 22:09
  • 在思考就是犯罪的时代 他们注定难逃一死?

    再看1984,有一个问题似乎变得十分要紧。在一个无处无时不被监视的时代,他们为何在监视的罗网下,去安排一场注定被判处死罪的约会? 不错,这是奥威尔在1984中虚构的一个乌托邦世界...

    2019-07-23 06:30
  • 李嘉诚背后的女人有多强大?出身平平却坐拥百亿身家

    说起那些人尽皆知的商界大佬,很多都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红颜知己。这些红颜知己大部分都是貌若天仙。“大刘”刘銮雄就曾与李嘉欣、蔡少芬等漂亮的港星有着各种各样的花边...

    2019-07-23 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