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之乱与台湾政治秩序的重建

2019-06-12 22:38

2019年6月1日下午,台北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上,超过30万名的“红衫军”,不畏滂沱大雨站满了凯道的大部分空间,他们高喊“庶民总统、团结台湾”,为高雄市长韩国瑜竞选总统造势,让台湾再一次出现翻转的机会,但是激情的造势活动,也让人看到韩流崛起之后引发台湾的民主之乱。

    事实上,比较2013年另一场翻转台湾的群众运动,在同一场景,因为“洪仲丘军中人权事件”,25万名“白衫军”站上凯道,为台湾翻转做出第一次标志性的群众运动。尔后一直延伸到2014年3月的“太阳花学运”,终究把不食人间烟火的马英九政府,一步步的推下神坛,让台湾第一次有“翻转”的机会。之后,“翻转”成了台湾另一种政权轮替的特殊用语,也是台湾特有的“人民的力量”的代名词。

    2013年的白衫军运动是偶发性的事件,主要是一些关心台湾社会发展的年轻人,透过网络媒体纠集群众走上街头,他们没有特定的主办单位,也没有出面号召的团体,人民在网络的鼓吹之下自动自发走上凯道。而6月1日挺韩的群众运动,事前也没有特定团体出面承认纠集群众,即使在造势现场,也没有固定主办的团体标帜出现,这倒是跟2013年的白衫军最相近之处。

    不同的是,2013年白衫军没有力挺一个特定的领导者,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个体存在,他们凝结在一起只是为了一个“事件”,跟这一次力挺韩国瑜参选总统的目的性并不相同。所以白衫军的政治性并不强,他们是一股社会力量的总发泄,最多只是对于马英九执政偏离民意表达不满,一直到次年的太阳花学运,才是积累下来的政治不满情绪一次的总爆发,这个结果不仅让国民党在2014年底的地方选举大挫败,2016年的总统大选也拱手让给民进党。

    而2019年站上凯道的“红衫军”,也是从去年九合一选举所创造出来的“韩流”的延续,人民把对蔡英文政府不满的情绪,蓄积到韩国瑜身上,凝聚成一股韩流,让蔡政府在去年的九合一选举遭到惨败的命运。

    只是,半年过去了,蔡政府并没有在挫败中反省,反而是继续在打假新闻、反中与极度亲美的政策中,继续与人民敌对,这就让去年的韩流必须要再找一个发泄的出口,所以6月1日的造势活动,即使当天下大雨,仍然浇不熄人民的怒火,韩国瑜依然是蓝营群众与不满蔡政府执政的人民希望之所寄,这个趋势国民党内几个太阳无法取代,即使台湾第一首富郭台铭出马参选总统,也无法跟他接地气。

    毕竟,趋势不是一日造成,也不可能一日就被毁灭,过去半年来虽然黑韩的动作有增无减,却减少不了韩流的魅力与热情,社会上对韩国瑜抹红、抹黑、抹黄的招式用尽,人民依然支持韩国瑜,韩流依然屹立不摇,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韩流一直存在台湾的天空呢?

俚人政治与韩流崛起

    美国已故的政治学大师杭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在他1960年代出版的成名作《转变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一书中,曾提出两个概念“俚人政治”与“政治秩序”,至今还是可以用来解释台湾韩流崛起与持续不坠的现象。

    “俚人政治”的意义是指,当西方殖民主义者削弱或摧毁当地原有的政治组织与制度之后,这就动摇了原有传统社会菁英的合法性基础,一些非旧有社会菁英就会起来带领群众反对殖民主义。让大量的群众能够卷入政治动员中,透过政治动员所凝聚的力量,就成了瓦解殖民主义的社会动力。

    把这种“俚人政治”拿来解释蔡英文执政后的台湾,民进党透过清算国民党党产,原先是要瓦解国民党反扑的力量,但是被民进党瓦解的是传统式的国民党权力菁英,他们也是在2016年已经被蓝营群众唾弃的国民党宫廷式菁英,尽管他们还位居国民党的高层结构,对蓝营群众来说,只是一些摆设性的“三公”,并没有实质的影响力可言。

    所以,民进党淘空国民党的党产,再以“促转条例”摧毁国民党威权主义时期最后的权威,只是毁掉国民党内“三公”的权力基础,加速动摇他们在蓝营群众心目中的正当性,这就让属于具有非权力菁英属性的韩国瑜找到突破口,他以“俚人”之姿,一举站上权力的高峰。也因此,民进党以多数决操作摧毁国民党传统的权力基础,反而为韩国瑜铺平了“俚人”崛起之路。

民主之乱与政治秩序

    只是“成也韩流、败也可能是韩流”,台湾社会经历韩流崛起之后,却继续影响着国、民两党的总统初选,每个对总统大位跃跃欲试者,都以韩流作为竞争的假想对手。于是,两党从2019年3月启动总统初选之后,表面上是两党内部为了权力布局与争夺,而一再出现因人设事或为人量身订做的改变初选规则,但其实两党都是围绕着韩流在转。这也导致台湾出现自民主化之后,新一次的民主之乱,台湾在缺乏俚人政治出现之后政治秩序重建的经验,就更让人看到政治运作的乱象,所以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台湾首要之务就是必须重建政治秩序,以保台湾的民主巩固。

    事实上,1960年代杭廷顿就已经开始注意到发展中国家政治秩序建构的问题,所以他在《转变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一书中,就广泛的使用到政治秩序一词。2014年以后师从杭廷顿的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他的两本着作《政治秩序的起源》和《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中,重新诠释政治秩序的来源。

    他从人性着手分析,认为人性是无助于建立一种现代的政治秩序。尤其是人性有趋向朋友与家人的自然倾向,但一个现代的政治体制必须是不带个人色彩的--应该基于一个人的优点、技能和专业背景来选贤与能,而不能仅是出于亲属关系或利益交换,而聘用不称职的人选。从这种意义上说,福山认为所有的现代政治体制都有与人性不相符的地方,因此必须取得适当的平衡。但是蔡政府的用人,以及总统初选过程中,拥英派无所不用其极的使用各种手段,希望力保蔡英文能拿到寻求连任的入场券,反而让人看到蔡英文任人为私的情况,这已经是福山不完美人性观的最佳写照。

    为了期待政治体制不会任人为私,福山认为政治秩序的建构必须具有三种建制来完成,即国家建构、法治与可问责的政府:

   第一、国家建构--国家必须能合法、有效地使用权力。

   第二、法治--是用来限制国家、统治者的权力。

   第三、一个可问责的政府,会藉由公平自由的多党选举等民主程序,迫使统治者以全民利益为优先,而非谋一己之私。

    从第三点来看,民进党执政3年来,最受人诟病的是藉由不当党产条例,对国民党党产进行清算,表面上是要把国民党在威权时期不当取得的党产返还人民,但是执行手段的粗糙,难免让人质疑民进党的目的,就是要消灭国民党再起的力量,以保永远执政的权力。

    另一项遭人质疑的促转条例,由于主事者自承执行机构是“东厂”,让原本促转的正义性一下子消失。而对人民财产剥夺最力的退休军公教年金改革,把原本国家照顾退休军公教人员的承诺全部毁灭,这也摧毁了民进党执政的信任机制,尤其是塑及既往的剥夺财产的操作方式,虽然民进党一再宣称是为了让年金制度不至于破产,但是剥夺财产本身就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再多的正当性要求,终归是空谷足音,没人相信,被剥夺者就是认定民进党的年金改革,只是为了谋一己之私,人民的反叛终究难以遏止。

    除了政策遭到过多私心自用的质疑之外,民进党总统初选,由于韩流的高声望,让前行政院长赖清德跳出来想要取代蔡英文,直接与韩对战。支持蔡英文连任的英派人士,为了不让赖清德取而代之,一再为蔡英文竞选连任改变初选规则,更是坐实了人民认定蔡英文执政用的都是为了谋一己之私的政客。

    英派的作法,包括延后初选日程、手机中途列入民调形成争议,这都导致蔡英文被绿营人士说成是在“博歹筊”,甚至认为她会半途翻桌走人、愿赌不服输,以至于最后如果民调不如赖清德,她也可能选择割席而去,自己跑去以无党籍身份竞选总统的质疑。

    而国民党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在蓝营群众对韩国瑜殷殷期盼之下,国民党中央难抵韩粉的压力,不得不为他量身订做一套初选规则。例如,在韩国瑜表态不主动参选总统之后,国民党为他制作的新制度是被动征召参加民调,还帮韩国瑜排除障碍,包括不需要领表登记、500万元作业费不用本人亲自缴交,代缴也不须委托书等。至于鸿海董事长郭台铭表态参选总统之后,因为党籍是否有效存有疑虑,国民党也以颁发荣誉党证给他,为他参选解套。

    所以,国、民两党总统初选的操作,完全超出福山认为“藉由公平自由的选举等民主程序”来选贤与能的作法,也让人看到台湾民主之乱的根源,这必然是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台湾政治秩序必须首要重建之处。毕竟,没有一个稳定的、可供遵循的政治秩序,台湾的民主巩固就会像沙丘城堡,到最后可能演变成蔡英文执政毁了台湾的民主,而韩流崛起也可能毁了台湾的政党政治,这是任何关心台湾民主发展的人,不得不重视的地方。

    当然,明年总统选后台湾政治秩序重建的首要目标,还是要回归到建立一套可问责的政治制度,包括政府体制是总统制、内阁制或双首长制的检讨。在政党制度方面,除了确立政党竞争的基本规则之外,党内竞争机制的稳定性与可信度,也是亟需重建之处,让政党不会再出现因人设事或因人量身订做制度的情形,这才是建立台湾民主可长可久的大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