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往事

2019-06-16 21:28

壹   小网红

墨西哥17岁的后生罗萨莱斯最近有点飘,因为他在脸书、油管等网络平台上有了上百万粉丝。(比我强多了,我至今只有173个粉丝)

小伙子长得一脸横肉,看起来很像黑帮不良少年,平时却在油管上靠搞笑为生,他从小被父母抛弃(中国人无法想像南美牲口们泛滥的性生活和稀薄的责任感),靠奶奶抚养长大,罗萨莱斯15岁没读完高中就出门混社会,离开家乡到库利亚坎谋生,学历低、长得丑,前方本来是一条曲折枯燥的屌丝之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他把自己喝酒喝到晕倒的视频发到了油管,群众们竟觉得小伙子憨厚真实、滑稽有趣,纷纷点赞,罗萨莱斯一看自己挺受欢迎,就经常发一些自己喝醉酒后蠢萌蠢萌的视频,拿自己的体重开玩笑(不仅丑,还胖),居然大受欢迎,成为一名网上谐星。

小伙子觉得光是自嘲有点HOLD不住自己的网红之路了,他决定干票大的,一次喝醉酒后,他在视频里扬言“塞万提斯你不是很牛逼么,你要不要来吸我的XX啊。”

塞万提斯是墨西哥本土原创大毒枭,以前一直在毒枭排行榜上排第二,最近因为第一在美国扑街坐牢,可以算毒品江湖扛把子了。

视频发出去后两周,也没见塞万提斯来找他麻烦,大家纷纷点赞敢于挑战大毒枭的罗萨莱斯,小伙子又火了一把。

网红之路,蒸蒸日上。

2017年12月18日,发视频两周后,罗萨莱斯和朋友们到酒吧去喝酒,顺手将自己的定位发到了社交软件上(作死),20分钟后,来了一群身份不明的人持枪冲进酒吧,这些人拿着网络上的照片找到了罗萨莱斯,人狠话不多,直接提枪扫射,小网红身中18枪,“被打得无法从面部辨认死者身份”,同时有一名在一旁的酒保被子弹击中身亡(这个死太冤了)。

小网红挂掉后,警方悬赏500万美金缉拿塞万提斯,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又将这笔赏金涨到了1000万美金,还说只要提供线索即可,小网红在最后一刻,又用生命红了一把。

但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墨西哥毒贩可怕的力量了。

尤其是塞万提斯。

贰  塞万提斯

在成为大毒枭之前,塞万提斯曾经想做一个好人。

塞万提斯出生在墨西哥荒凉而贫穷的米却肯州,这孩子出身苦,墨西哥没什么吃的,从小靠啃玉米长大,长大后种点水果帮家里维持开支,但玉米和水果都是廉价的底层农业资源,挣不来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5岁时,塞万提斯就出来混社会创业了(小网红也是这一年,穷娃何苦为难穷娃),不过他创业的项目比较猛,是大麻和可卡因走私。

中国这边的宝宝谁要是青少年时期就跑去贩毒,父母会把他屎都打出来,但墨西哥不一样,这是“普通百姓的正常致富项目,家家户户都干”,跟中国宝宝跑去开淘宝店一样,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塞万提斯的贩毒越做越嗨,墨西哥毒品的消费市场主要在美帝,他就常往北边跑,80年代末时,终于有一次,不小心在走私时被美帝的加利福尼亚警方逮捕,关了三年(估计在中国够枪毙好几次了),在狱中,塞万提斯一度曾想洗心革面,因而凭良好的表现被提前释放,出狱后,1996年回到墨西哥做了一名警察(其实从此处可见墨西哥警方政审有多烂,刚坐完牢就可以做警察)。

警察只干了几年,塞万提斯就撑不下去了,墨西哥40%的警察月收入低于1万比索(2019年数据,请对照2019年购买力比较),不到3500元人民币,来钱太慢,养家糊口艰难,塞万提斯回忆起了当年贩毒的风光岁月,就辞职回家,重新干起了毒贩行当,到贩毒家族Valencia那打卡上班当马仔。

每次读到这段资料时,我就觉得深深的恐惧(这是我比普通人敏锐的地方,别人可能直接瞄过去了,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塞万提斯从毒贩到警察之间来回任意切换了两次,这样微小的细节在提醒我们,墨西哥的政体管理是一个多么混乱的国家---你到中国试试?你贩过毒还想当警察?你这辈子别想有正经工作了。

塞万提斯黑白两道都混过,上上下下吃得开,抢地盘时打起架来手段狠辣(中年男人为了赚钱养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黑帮兄弟十分服气,刚巧没几年贩毒家族Valencia首领死了,大家伙一商量,选最狠的塞万提斯做了帮派老大,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塞万提斯披荆斩棘,手持两把西瓜刀,就能从东门一直砍到华强北,一路灭掉当地各路其它毒贩,能兼并的兼并,能消灭的消灭(这中间的剧情可以拍60集连续剧),2009年成立现在世界闻名的贩毒组织CJNG,CJNG的全称还比较文艺,叫“新生代哈里斯科州卡特尔”(这么难念),这个组织被评为当今世界最危险的五大组织之一。

从2009年成立至今,CJNG不怕困难,勇于担当,成员个个争做贩毒先进代表,每个月向美帝运送超过5吨的可卡因和5吨的冰毒,并在墨西哥经营着100多个毒品实验室,CJNG还能向管理要效益,凭着高效的毒品物流管理,创造出可歌可泣的创业故事,在世界数十个国家建立了贩毒路线,并控制着墨西哥一半的领土。

到了2018年,经过9年的发展,墨西哥司法部长劳尔不得不曾认CJNG是该国最普遍存在的贩毒组织。

其实称他们为贩毒组织是不合适的,控制了墨西哥一半领土,更应该称之为军阀!这些贩毒集团,有时候会大摇大摆地拿着枪开着豪车或装甲车到自己地盘巡逻,开着破车的警察看见了掉头就走,因为他们手中的火力比警方猛多了。

2018年7月,CJNG在网上发布视频,公然在地盘巡逻,完全不把当地警方放在眼里

塞万提斯非常低调,能查阅到他的信息资料极少,在成为大毒枭之后,行事更是神出鬼没,但是,能从他领导的CJNG行事风格可以推测出,他是一个极残忍,而又极隐忍的人。

2017年6月21日,一群CJNG成员在“Aladino”汽车市场因帮派冲突或报复将五名男子血腥斩首,并将尸首带去参加了一项血腥仪式,CJNG成员事后有12人被捕,其中两名未成年人在警局里说:

|参加了CJNG的杀手仪式,吃了人肉。

事后查清,“吃人肉”是CJNG年轻杀手进入该犯罪集团的一个极其残忍的仪式,他们在临近Villahermosa旁的Nacajuca市,Carrizal河边的ElCedro农庄肢解了受害者的尸体,并“吃了受害者的肉”。(本信息源自塔巴斯科州检查局所发布的通告)

每次想像这些人像电影里的僵尸一样在河边吃人肉的样子,我就觉得毛骨悚然。

能建立这样反人类的入会仪式,塞万提斯等毒贩的残忍程度和墨西哥政府的腐败程度,其实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中国读者的想像力。(不过,塞万提斯根本不是最狠的,他只是一个跟风者,后面我们要提到的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2018年1月,在CJNG气焰嚣张的特拉科塔尔潘市,有黑帮胆敢挑衅本地大佬,反被CJNG干掉五名成员,并将其残肢装入一个塑料袋,五颗人头被工工整整摆放在车头(新闻图片太血腥不放了),2018年1月13日,CJNG在哈拉帕市(Xalapa)清洗对手,警方在一辆废弃小货车里,发现10具尸体,其中9具被残忍肢解。

CJNG的对手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2018年3月在哈利斯科州,三个男大学生突然失踪,找不到任何线索,一个月后才被查到事情原委,原来三人是被误以为是CJNG成员,另一个抢地盘的毒贩组织将他们绑架,先进行了残酷折磨,接着杀死了他们,该州检察官办公室说。

|“毒贩将他们的尸体溶解在酸液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才找了一个月”

塞万提斯领导下的CJNG威震墨西哥,但塞万提斯能有今天,主要还是因为真正的大BOSS古兹曼被捕,现在还在美国受审。

这位大BOSS,才是墨西哥毒枭中主角中的主角。

叁  塞塔

古兹曼听到自己将要出场的消息,提了提腰带,激动得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等等,古兹曼先生,请稍候,在开始你的演讲之前,我们先要聊一聊关于塞塔集团的故事。

因为只有听完最具代表性的塞塔的经历,大家才能理解墨西哥为什么是今天这个样子。

特雷维尼奥笑微微着拍了拍古兹曼的肩膀,抢在他前面,跳上了舞台。

特雷维尼奥出生于新拉雷多,少年时代加入当地一个小黑帮(我写过的东亚人这年纪都是高材生,墨西哥人全是不好好读书的)。初入黑帮职场做小马仔,专业知识还不过硬,实习期他只负责擦车、打杂,过完实习期,帮派派他向美国境内贩毒(墨西哥传统创业项目),才贩了没几年,小黑帮被“海湾”贩毒集团吞并,公司重组后,海湾集团人事部感觉小伙子抢地盘时特别拼命,有业务骨干的潜力,便安排他加入了塞塔。

这时候的塞塔还只是海湾集团一支特种部队,但这只部队的来历相当牛逼。

1986年,墨西哥为了世界杯的安保工作,成立一支特种部队,这是一支从各部队精调细选出来的精英,为培训队伍,调集了美国、法国、以色列等国专家集中训练,个个都是精兵强将,装备一流,一看都是一个打十个的货。

世界杯结束后,这支特种部队立刻投入到打击贩毒的工作,打得全国各地的毒贩哇哇逃命,但是到了1999年,部队里有34名精英特种兵因为内斗,受到了组织冷落,加上海湾贩毒集团使用金钱引诱,招募这帮特种兵加盟,一代目首领德古兹曼感觉在军队里也混不出名堂,欣然带队前往(又一次兵匪切换),将队伍取名塞塔,成为海湾集团的杀手和保镖。特雷维尼奥就是在这被海湾集团安排进了这个队伍。

特雷维尼奥的起点很低,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比起那34个特种部队出身的精英,他职场前景实在没什么指望,不过他“作战勇猛,经常第一个跳出汽车冲向对手开火”,以工作态度弥补技术缺陷,慢慢获得了队友的尊重,2005年升职加薪,混入集团中层,掌管小堂口新拉雷多地区,击败了当地锡那罗亚集团(古兹曼势力),争夺到了该地区的毒品通道控制权。

2007年,海湾集团话事人被墨西哥政府给抓了,因为担心没人发工资,又感觉“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特雷维尼奥与塞塔时任三代目拉斯卡诺(外号Z-3)决定自主创业,摆脱海湾集团自立门户,正式成立塞塔(loszetas)贩毒集团,由于他们都受到过严格的军事教育,作战水平高超,普通青铜级别的毒贩根本不是对手,塞塔集团为了抢生意大杀四方,后来几乎与所有国内的毒贩集团开战,让所有毒贩闻风丧胆。

三代目拉斯卡诺是当初从政府军队转职到毒贩的34名精英之一,为人心狠手辣,曾亲手杀死了数百人,他的公司建立在竞争对手与平民的尸骨之上,想要在塞塔出人头地,就一定要显示出自己比其他毒贩更勇猛、更暴虐。

没有军事背景的空降经理人特雷维尼奥深深地懂得新公司的企业文化,作为非34名创业元老,他只有在工作岗位上更凶残、更狠毒,才有可能以空降兵的身份进入董事会,在这种企业文化中成长的特雷维尼奥,为了出人头地,成为整个塞塔最残忍的成员,“他的乐趣就是让你生不如死。”(美国塞塔集团研究专家格雷森教授语)。

2008年2月,拉斯卡诺派特雷维尼奥前往危地马拉,与当地毒贩争夺地盘。特雷维尼奥当年3月组织一次伏击,干掉危地马拉大毒枭莱昂,在逮住莱昂后,特雷维尼奥亲手开枪击毙莱昂,拿下新公司第一滴血,拉斯卡诺随后任命特雷维尼奥掌管集团在整个墨西哥的业务。

特雷维尼奥开始显露出他过人的杀人天赋。

墨西哥毒贩组织杀戮行为常常突破人类底线,手段令人发指,毒贩们热爱对尸体进行侮辱,比如2011年,纳亚里特州毒贩们在干掉4个墨西哥特警后,将特警分尸泡在浴缸里,还在浴缸里泡上柠檬、玉米粒、萝卜、辣酱,再把浴缸扔在大街上,只是为了报复他们的地区头目被逮捕(在墨西哥做警察非常非常惨)。

墨西哥贩毒集团种种令正常人费解的狂暴虐尸形为,最早就是从塞塔集团的血腥企业文化中培育出来的,随后影响到了全墨西哥的毒贩,特雷维尼奥成为这种企业文化的第一个执行人。

特雷维尼奥最终成长为一名史诗级虐待狂,为争夺毒品线路控制权,他导演了众多骇人听闻的案件,他第一个将敌人斩首再摆出人头秀警告对手,所有被他抓到的敌对成员和不愿被腐蚀的警察、政府军士兵,死前都会遭受残忍酷刑,虐杀手段包括:把活人丢到油锅里生炖,挖人心脏,给人头上浇汽油(他最喜欢这个),看着你被活活烧死,他把墨西哥贩毒集团的残忍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此后各大贩毒集团争相效仿斗狠,斩首、分尸、虐杀成为墨西哥毒贩的惯用手法。(这就是我们在新闻里看到墨西哥贩毒集团种种狠毒手段的来由)

杀人就吊流行排行榜现场

其中把对手虐杀后吊在桥上是墨西哥毒贩最流行的手法,每个墨西哥的贩毒集团都喜欢这么做,首创人特雷维尼奥在一次行动中,杀掉23名对手,将14人斩首,9人吊在桥上,死者生前遭到残忍虐待,有些在被吊之前就已经被折磨死了。在特雷维尼奥的狂暴压力下,毒贩要么成为虐待狂,要么被虐待,高压氛围使得整个墨西哥毒贩圈都陷入精神癫狂,杀人就吊流行排行榜上无数创作者屡创新高。

从海湾集团分裂出来后,为争夺地盘,塞塔集团最早拿老东家开刀,陆续在一些州爆发武装冲突,最后塞塔集团干脆对其他所有贩毒集团宣战,在墨西哥边境一些州经常发现多则几十具被大卸八块的尸体,有的脸皮被剥下,有的内脏被抛出,这都是塞塔与海湾集团、锡那罗亚集团、米却肯家族等贩毒集团争夺势力范围的结果,现场通常还会留下各贩毒集团的标记:写有字母“Z”(塞塔集团的缩写)或“Z-40”(特雷维尼奥的绰号,是的,他最后混成了4代目),“CDG”(海湾贩毒集团缩写),目的是警告对手和政府,这是他们做的。(有点像《水浒》里的“杀人者武松”)

2012年10月7日,墨西哥海军(墨西哥到后面缉毒都被逼用海军了,因为全国警察、陆军几乎全被收买了!)根据收到的情报,在北部科阿韦拉州普罗格雷索地区击毙两名重要毒贩,尸检确认其中一人是塞塔三代目拉斯卡诺,两人的尸体随后被送至北部城镇萨维纳斯,但是8日清晨,一伙武装人员从萨维纳斯一家殡仪馆劫走尸体。

拉斯卡诺被墨西哥海军击毙现场

格雷森教授对抢夺遗体解释说:“塞塔有类似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氛围,从来不抛弃同伴。”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冲突,塞塔集团原先34名元老死伤大半,空降经理人特雷维尼奥凭借“毒贩界第一狠毒”,顺利成为4代目,绰号Z-40(在三代止离死前两年,他们两人其实已经不和,但此时杀人如麻,威望渐长,大家都服了)

塞塔集团越来越猛,渐渐如日中天,从2010年开始,他们就靠自己的关系拉拢了大量警察、军人、特种部队成员(不愿意接受拉拢的就要被用汽油淋头活活烧死),并大肆招募腐败的联邦政府官员、地方警察,军人,危地马拉号称“杀人机器”的特种部队成员也被其收入,势力大增,他们十分重视武器装备和成员素质,除了建立训练基地外,还拥有包括反器材枪械、榴弹发射器、便携式导弹等重武器。

对新成员的招蓦也比其他贩毒组织先进得多(墨西哥最强特战部队出身),所有新成员要求有良好的军事素养,能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能使用各种复杂的武器装备,塞塔凭借出色的军事化,成为史上最可怕的贩毒集团(美国政府评论)。

在塞塔最风光的时候,墨西哥的警方在干什么呢?

嗯,他们主要在逃命。

墨西哥北部的小镇洛斯拉蒙斯地处美墨边界,是海湾和塞塔争夺势力范围的必争之地,他们经常在该小镇火拼,2010年的一次火拼竟然把警察总部打的稀烂,门窗上千疮百孔,小镇上的14名警察当时都藏了起来,吓得屁滚尿流,火拼一过死里逃生的14名警察,第二天便集体向市长提交了辞职。

这还怎么玩啊?这根本是普通警察对专业军队!为了一个月3500块,值得玩命么?

塞塔集团不仅不把普通警察放在眼里,凭借高超的军事素养,连特警重装小组都被他们全歼过。

2010年为报复墨西哥政府对塞塔集团的打击,在得到可靠线报后,毒贩将重卡点燃封路,致使多辆皮卡车里的联邦特警行进受阻,来不及调转车头逃离,随后双方爆发了枪战,塞塔这次行动动用了反器材枪械,榴弹发射器,将身穿防弹衣、持有自动步枪特警重装小组全部杀害,等军方增援部队和地区警察赶到时,现场只有特警小组的尸体和被打烂的汽车,枪械也被毒贩掠走,而据说毒贩无一伤亡。

墨西哥全国警力也才10万人,毒贩组织却有13万人,毒贩的收入和火力反而是警察的十倍。

于是出现了这样诡异的现象,在墨西哥做警察,要么和毒贩同流合污,要么被逼辞职,据说基层警察,如果没有上级的命令就乱收缴毒品,很可能被你的同事直接杀掉。

塞塔集团还经常滥杀无辜,有时候为了杀一人不惜杀死多个无辜者,影响之恶劣,令墨西哥政府不遗余力打击贩毒集团,其他几个贩毒集团也跟着遭殃,再加上塞塔对其他毒贩无差别开战(实力渺视),其他几个本来水火不容打得天昏地暗的贩毒集团,为了生存团结到一起,锡那罗亚、海湾、家族等贩毒集团放下多年的恩怨联手对付塞塔集团,对其进行多次围剿。

现在墨西哥只存2个毒帮,锡那罗亚和CJNG。其他的都是小打小闹。左边的红色是锡那罗亚的地盘。黄色familiamichacana是家族的地盘。紫色是圣殿骑士团,这是从家族分裂出来的,主要在中部的米却肯州。黄色zetas就是大名鼎鼎的泽塔斯。主要在墨西哥湾。就是地图右边。绿色是海湾,也就是CDG。蓝色就是cjng,从哈利斯科州起家的哈利斯科新一代集团,从锡那罗亚分出来的。现在实力最大就是锡那罗亚和CJNG

精于武装斗争,但不精于政治斗争的塞塔树敌众多,终于遭到了反弹。

2013年7月15日,特雷维尼奥终于被人给卖了,当天凌晨大约3时45分,特雷维尼奥当时与一名保镖和一名会计驾驶一辆小型客货两用车,在北部塔毛利帕斯州新拉雷多市郊外一条乡间道路上行驶时,被收到线报的墨西哥海军陆战队一架直升机截停,双方没有交火,特雷维尼奥就此被捕。海军陆战队同时查获200万美元现金和8支枪、500发子弹。

到被捕时,特雷维尼奥罪名多得可以写一本书,包括杀人、贩毒、酷刑、洗钱、敲诈、绑架、偷渡、有组织犯罪,并亲手杀死了2000人,但可笑的是,墨西哥没有死刑,满手血债的特雷维尼奥至今还只是呆在监狱里等待老死或者越狱。

特雷维尼奥入狱后,其弟弟奥马尔接手了塞塔的领导权,奥马尔绰号Z-42(塞塔的Z系列编号其实是沿用了特种部队编号,特雷维尼奥的Z-40是因为他不是前34名元老),他的业绩能力比哥哥差一点,只是亲手杀死了1000人而已,奥马尔在塞塔威望不高,34名元老也在长年累月的战斗中几乎死光了,塞塔内部很快出现了管理混乱(行政能力一直比较差),锡那罗亚集团趁机控制贩毒黄金通道新拉雷多,没过多久,奥马尔也被捕入狱,塞塔群龙无首,迅速分裂,曾经的“史上第一凶残毒贩组织”,瓦解成了墨西哥现在比较小的一家黑帮,现在其影响力已经非常有限了。

墨西哥现在还健在的大毒贩组织只剩CJNG和锡那罗亚,而CJNG还是从锡那罗亚分裂出去的。

所以,锡那罗亚的故事,才是墨西哥毒贩的重头戏。

古兹曼先生,你现在可以出场了。

肆  矮子

在后台受尽冷落的古兹曼,板着一张脸走上了舞台。

62岁的古兹曼绰号“矮子”,是墨西哥毒贩圈长青树,历史见证人,墨西哥贩毒史的活化石,传奇中的传奇。

1957年,古兹曼出生在锡那罗亚州的一户贫穷农民家庭,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上街帮老爸卖桔子,家里穷,他打小没吃好,生下来就长得矮,当地小伙伴都叫他“小矮子古兹曼”,15岁时,找不到工作的他当然加入了墨西哥传统创业项目,到最大的跨国贩毒集团瓜达拉哈拉集团打卡上班(又是15岁,15岁是墨西哥合法犯罪年龄么?),同样开始从小马仔开始干,给黑帮教父加拉多打下手。

古兹曼相貌平和,一张天生憨厚老实的娃娃脸,眼睛漆黑明亮,表情平静温和,很像邻家宅男,没有一丝毒贩该有的肃杀歹毒之气,但在加拉多手下浸泡多年,受到黑帮法则影响的古兹曼内心又冷又硬,他在给加拉多打工期间,谁敢运输毒品时迟到,直接抬手一枪干掉,由于杀伐果断,在帮派内混得很不错。

古兹曼志向远大,立志要在贩毒圈打出一片天下(全世界也只有墨西哥孩子有这种梦想了),24岁他时就脱离加拉多,独自开始创业,建立了现在墨西哥第一毒贩集团锡那罗亚。

古兹曼是一个实干派,订完计划就开干,他先在美墨边境修建地下通道,接着用前期贩毒累积的资本创办了一家罐头厂,把毒品藏在罐头里出口到美国,911之前飞机管得也不严,因此还曾动用直升机、潜水艇等进行走私,生意做得热火朝天,成为众多墨西哥青年的创业偶像(他们就好这口),1989年,原来的老板加拉多被捕,年仅32岁的古兹曼身为加拉多爱徒,动手能力又强,接手了他的大部分势力,成为墨西哥头号毒枭。

头号毒枭这把交椅,一坐就是30年。

1993年,锡那罗亚集团抢地盘时跟对手发生枪战,小弟们做事不精细,不小心打死了瓜达拉哈拉的红衣大主教,墨西哥主要人口都信奉天主教,连红衣大主教都打死,虽然平时没少收你的钱,但现在不抓你说不过去了,于是全国通缉古兹曼,古兹曼飞速逃到危地马拉,企图用120万美元向一位当地官员行贿,不想这名官员是墨西哥政府的眼线,古兹曼就在危地马拉被捕,被引渡回国,关押在戒备森严的格兰德监狱,因谋杀罪、贩毒罪,判决监禁20年。

区区一座格兰德监狱,是关不住一代传奇毒枭的。

古兹曼进监狱后,上上下下打点,先弄了个豪华单人房,因为对装修不满意,重新弄成五星级酒店的私人单间,他让弟弟阿图罗做临时话事人,一边坐牢一边遥控锡那罗亚贩毒生意,监狱里还关着一名前女警祖丽玛·赫南德,因为抢劫罪进来的(墨西哥监狱不分男女么),古兹曼居然跟赫南德在监狱里谈了三年恋爱(狱内cosplay?),赫南德坐完牢,摇身一变成为黑帮大嫂,出狱后经古兹曼批准,成为锡那罗亚新的话事人,不过没过多久,赫南德就被新崛起的塞塔集团(就是上一节讲的塞塔集团)干掉了,尸体被扔在一辆废弃的卡车里,全身上下被刻满了“Z”字。

2001年,墨西哥最高法院准备将古兹曼引渡到美国(他的毒品都是销到美国的,一摊烂账在那里),到了美国监狱,就再也别想住五星级单人房,更别想遥控整个毒品帝国。于是古兹曼就开始酝酿越狱计划。他让家人、律师成箱成箱地往监狱运送毒品和现金,贿赂狱卒和官员。监狱内外一共有78个人协助他逃离了戒备森严的监狱。(这是把全监狱都买通了吧)

其中3个人成为越狱计划的关键人物。

首先是狱警坎波路,他打开古兹曼牢房里的电子门,让其顺利进入监狱洗衣房;其次是维修工人贾维耶,他趁着进入监狱维修设备的机会把车开到洗衣房,让古兹曼躲进卡车,并将他运出监狱;还有当地一名警局官员,他拖延通知传达,从而让古兹曼获得了至少24小时的逃跑时间,当军方搜捕队还在前往监狱的路上时,古兹曼早已经逃得不见踪影。

这次越狱一共花了古兹曼250万美元,1月19日,古兹曼用金钱撒出一条血路,成功越狱。

出狱3年后,古兹曼生意越做越大,他甚至给当地警方发起了工资,收了钱的警方也一直装傻当他不存在,2006年,墨西哥新总统卡尔德隆当选,这哥们打破了过去政府默认毒贩存在的潜规则(对,过去的墨西哥政府甚至到了只要毒贩交保护费就不找他们麻烦的地步),对毒贩正式宣战,并且还将重要的30多名全墨西哥毒贩全部列出来(包括前文说的塞塔三代目四代目),一个一个或抓或毙。

2014年2月,经过1个多月的追捕,墨西哥警方最终在马萨兰的一家海边旅馆逮捕了古兹曼,这一次,古兹曼被关进墨西哥最高警戒级别的阿尔蒂布兰诺监狱,生活水平明显下降了。他只有在司法听政的时候被允许与他人讲话;每天单独监禁23个小时,只有1小时可以走出牢房活动,不能参加任何群体活动。

阿尔蒂布兰诺监狱牢房狭小,卫生间和淋浴区都是开放的,只有房间里唯一无法监视的死角。古兹曼总是躺一会,走一会,经常走到这两个地方,一待就是一个多小时——这个被监狱工作人员认为是“非常正常”的行为,其实正是古兹曼新的越狱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2015年7月11日晚上8点50分左右,古兹曼像往常一样来回踱步,走到淋浴区,消失在了监视画面里。起先,狱卒们并没在意,直到两个小时后才反应过来——古兹曼一直没有回到监控画面中。狱卒们打开牢门才发现,古兹曼已经通过淋浴区下方的一条地道逃走了。

古兹曼逃脱时,墨西哥总统涅托正在法国访问,他下令内政部长立刻回国处理此事,并称“越狱事件是对墨西哥政府的羞辱”。墨西哥当局控制了相关的120名监狱人员,详细调查了其中31人,包括监狱长。

事实上,古兹曼刚一入狱,其儿子、老婆就在监狱旁边买了一栋房,他们通过贿赂狱警,将一个GSP定位器搞到了监狱里,定位到了古兹曼牢房所在的位置,接着从买下房子的下面开始挖地道,一共挖了近十个月,挖出一条长1.5公里,高1.7米,宽50厘米的地道,甚至在地道里弄好了照明设备和通风设备(《肖申克救赎》男主内心崩溃),还放了一辆摩托车!(这就过分了),古兹曼在挖地道时,还嫌他们太吵,“吵得我睡不着觉,对我健康很不好。”,当他越狱那天,慢悠悠钻到地道里,找到摩托车,一路飙了出去,就跟吃完饭下班了一样随意。

这次越狱成功后,古兹曼还发一条推特,嘲笑墨西哥政府:只要事情发生了第二次,就肯定会发生第三次。(小学三年级学历都能写得这么好!)

墨西哥政府这回真被伤到自尊了,全力追查古兹曼,从监狱逃跑六个月后,古兹曼于2016年1月8号在老家墨西哥莫契斯被警方重新被缉拿归案。据墨西哥《宇宙报》(ElUniversal)报道,这位贩毒团伙头目在被捕后的五个夜晚共被转移了七次,监狱人员准备了至少30间牢房轮流关押他。关押期间,古兹曼还将由一群警犬看押,这些警犬接受过训练,可以快速准确嗅出他的气味。政府人员佩戴的头盔装有摄像头,他们采取两小时换岗制,严密监控这位犯人的动向。墨西哥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RenatoSales告诉墨西哥广播电台RadioFormula,古兹曼在狱中不可能享有之前享受的任何特权,这次还剃掉了他的头发。

美国政府迅速要求引渡古兹曼,2018年底开始审判。

这次审判长达三个月,是美国历史上安保费用最高的审判,共花费五千万美元,为了防止证人被灭口,所有证人更换假身份生活在美国,几个陪审团成员吓得不敢出庭,为古兹曼工作数十年的老部下豪尔赫和西富恩特斯,“锡那罗亚”工作15年的前会计师赫苏斯·詹巴达,以及古兹曼的前女友都站出来作证,2019年2月12日,美国法院判定古兹曼有罪,他将要在美国牢狱里安享晚年。

世界第一大毒枭被抓只是一个象征的胜利,事实上,在另一个领导人“五月”和古兹曼儿子们的掌管下,“锡那罗亚”的毒品生意仍然在正常运作。

墨西哥的毒品生意,依旧红红火火。而在“矮子”古兹曼被捕后,凭借着暴力崛起的塞万提斯,已成为下一位被美墨政府锁定斩首的新毒王。

伍  玉米饼

在2012年的时候,墨西哥南部城市Tiquicheo市长Maria驾车送孩子上学的路上被毒贩劫持,为了保护年幼的女儿,Maria主动坐上了毒贩的车,随后她在车内遭到毒贩轮奸并被残忍地虐杀分尸。

她被毒贩杀害的原因只是因为声称要打击本市贩毒交易。

2014年9月26日,数十名外地大学生因游行抗议贩毒集团无法无天,游行时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开枪当场射杀6人,之后将其他人逮捕,神奇的是被逮捕的几十名学生并未被送到看守所看押,而是全部送给了毒贩,毒贩从伊瓜拉市警方处接手学生后将学生拉到一处垃圾填埋场,乱枪将所有学生屠杀,接着当场焚烧学生遗体,因为尸体过多焚烧过程从午夜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三点,臭气弥漫几公里,并将被害学生遗骸装入黑色垃圾袋后扔进附近的圣胡安河。

这已经不像是一个国家了,这根本是地狱里才有的情节。

2019年1月1日,特拉希亚科市新上任的市长阿帕里西奥宣布要严惩毒贩,就在就职1小时后,于前往市政府的路上被枪杀。

墨西哥是一个半腐烂的国家,在墨西哥,警察全家被灭门、警察总监被逼辞职、毒贩报纸上悬赏杀警,甚至警察总部被毒贩抢劫,市长被毒贩威胁举家逃亡美国,市长或警察被毒贩分尸斩首都算不上新闻。

这个国家是如何堕落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其实墨西哥毒贩问题的根源不是毒品本身,而是贫穷!

墨西哥普通人的月收入仅仅为100多美金,生活非常悲惨(去美国打黑工立马有1000-2000美金一月),这点钱根本维持不了生活,普通人面前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偷渡去美国打工,要么成为毒贩。

从墨西哥跟美国签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开始,墨西哥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耕地,还有最先进的农业机械,美国农民生产粮食的成本极低,签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前,美国农民生产一吨玉米的成本是92美元,墨西哥农民生产一吨玉米的成本是258美元,签定协议后,墨西哥的农民们直接宣布破产。

墨西哥的食品加工集团是两家垄断公司(GINSA和NINSA),他们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玉米价格下降以后,墨西哥人的主食玉米饼,反而从1994-199年涨价了五倍。

为了活下去,大量的墨西哥穷小子,就会在15岁身体刚刚长成这一年,加入墨西哥毒贩集团。

可能中国人都不敢相信,墨西哥百姓是支持贩毒集团的。

因为贩毒集团让他们活了下去。

农村被《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击垮的赤贫农民,还有城市低收入人群,是全靠贩毒集团才活下来的。

墨西哥政府曾鼓励农民种植利润更高的热带水果,但种植水果,一是要有技术投入,二是如果一年没收成,农民们就会饿死,结果农民们要么继续种玉米过赤贫日子(根本卖不过美国的玉米),要么给毒贩们种大麻。

毒贩们比政府们更懂经济学,和农民谈好收货价格,旱涝保收,你们愿意种大麻还给你们发工资,还管饭。

换成你是墨西哥农民,你是愿意穷死?还是愿意冒点风险给毒贩种大麻?

而城市里没受过教育的底层人民,在玉米饼越来越贵的情况下,他们唯一活下去的一条路,就是加入贩毒集团,去杀人,去跑腿,去望风。

而美国8.2%的人口吸毒,消费全世界60%以上的毒品,养活了墨西哥365万人的整个毒品链条。

墨西哥人走到今天这种崩塌的地步,不是他们想这样,而他们根本没得选。

陆  地狱

2006年,墨西哥当时的总统卡尔德龙宣布开展毒品战争。

13年间,墨西哥发生20多万谋杀案,造成20多万人死亡,贩毒组织越打越强大,政府越打越虚弱,墨西哥经济部长鲁伊斯甚至担忧地说,如果这场“毒品战争”打不赢,“墨西哥下任总统将是毒枭”。

2019年1月,现任总统洛佩斯正式宣布停止毒品战争,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公共安全”,而不是没完没了的凶杀案。

墨西哥的毒品战争,正式宣告失败。

就在我写下这篇文章时,家里的电视机还在放中国扫黑除恶的案例,里面的黑社会,都是些放高利贷的,开赌场的,群殴的视频里,也只是一群人拿着几根棍子舞来舞去的萌货。

如果跟墨西哥的黑帮比起来,中国的这些黑社会,简直跟小白兔一样纯良。

其实归根结底,是因为中国的底层百姓有活路。

而墨西哥农村跟城市的底层百姓,他们别无选择。

只要贫穷世世代代笼罩在他们的头上,墨西哥的毒枭也将生生不息,永远不会断绝。

墨西哥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要消灭的是贫穷本身,而不是因为贫穷,被迫走上毒犯之路的人民。

也许他们早就知道,不过精英阶层,他们假装不知道而已。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